逆天邪神 > 第1283章 遁月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十二卷 夢月神曦 - 第1283章 遁月

書名:逆天邪神  目錄:第十二卷 夢月神曦  作者:火星引力

親愛的逆天邪神讀者,由于百/度/轉/碼問題,您需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rglkjs.tw 中間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節,記住了嗎?

嗡————

云澈的話說的并不重,卻如在所有人腦中再次炸開驚天巨雷……他們今天是來參加月神帝的震世婚典,絕沒想到,婚典還未開始,他們已被連番的驚雷震駭到神魂皆顫。

月神帝欲娶的神后,是云澈明媒正娶的妻室!?

這尼瑪……

哪怕這世上所有的鬼才湊到一起想破腦袋,也絕對寫不出這樣的劇本。

所有人皆是嘴巴大張,吟雪、炎神兩界的更是驚得眼珠外凸,神魂皆冒,尤其火如烈,大張的嘴巴足以塞進去一個火破云。

月神帝眼神徹底劇蕩,他看了云澈許久,才徐徐說道:“你……當真是……”

“對,就是我。”云澈冷硬的回應,然后看向星神帝:“不過,有一件事,我必須說清。月神帝方才的話,并非欺瞞和狡辯,八年前,我的確‘死’了。”

月神帝:“……”

星神帝眉頭大皺。

“那時,所有人都以為我死了,包括夏傾月。而那之后,她到來了神界,再未見過我,也自然不知道我還活著。”云澈面無表情的道:“也就是說,直到今天之前,夏傾月都不知道我還活著。”

他說這些話,絕不是想要幫月神帝。因茉莉的關系,他對星神帝絕無好感,而星神帝截他婚書,此行又分明是利用于他,他豈會甘愿就這么白白被星神帝當槍使。

“所以,我還活著,這對她而言,不過是個‘不該有’的意外。”

“這份婚書,我交給了夏傾月的婢女‘瑾月’,要她轉交夏傾月,為的就是讓她自己抹去這個‘意外’。畢竟,我和她雖曾為夫妻,但感情一直淡薄,又‘生死’相隔了八年,呵……本就淡薄的怕是早就不剩半點,這份早該化為塵埃的婚書,已勉強算是最后的那么一點維系了。”

云澈聲音很冷,幾乎毫無感情,他看著星神帝,即使直面一個神帝,他的目光依然透著冷徹:“該說的我都說了。現在,我有一個疑問要請教星神帝……為什么,這份婚書會在你的手中!?你又為什么會認定婚書上的‘蕭澈’就是我?”

月神帝看著云澈,目光透著他人無法理解的復雜。

云澈的解釋出乎了星神帝的意料,也明顯打亂了他的算盤。他的臉色變得微微僵硬,淡笑一聲:“本王說這是撿來的,你信嗎?”

“信,當然信。”云澈點頭:“堂堂一界神帝,當然不可能做出暗中竊人之物的卑劣之舉。”

眾人正被震蕩的大腦發懵,云澈此番質問和暗諷星神帝,他們都來不及感到心驚。

“原來是‘死而復還’的先夫啊,看來‘強取’這個帽子是戴不上了。”千葉影兒略有失望:“再加上夏傾月元陰之氣尚在,星絕空這次是沒辦法讓月無涯栽個大跟頭了。”

這些言語,聽上去這事倒是與她毫無關系:“不過,能惡心月無涯一下卻也不錯。倒是云澈……這下可要難看了。”

“更有趣了,不是嗎?”千葉影兒微微而笑。

這時,一陣氣流卷動。一直安靜飄浮在神月之下的遁月仙宮忽然玄光閃動,向這邊緩緩飛至,一直飛到云澈等人所在位置的上空,停了下來。

光幕打開,夏傾月從中走出,緩緩而落,如月宮仙女飄落凡塵。

遠遠一瞥,已是萬千驚鴻,此時現身于前,頓時一股難言的窒息感撲面而至。

今日是她將成神后的婚典,但她一身月白長裙卻是分外簡約,尚不及月神帝女穿著的月神衣。但,就是如此簡單的外裳,卻因她而綻放出無比耀目的風華。

她的眼眸無比的平淡,如一汪永遠也不會有波瀾的幽譚,卻又仿佛凝聚了世間所有的靈秀。

她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沒有顧盼顰笑,但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她的身上,哪怕星神月神兩大神帝,在她的身側都成為了被下意識淡忘的陪襯。

云澈看著她,然后又緩緩的把目光移開。她依舊是夏傾月,但比之當年,她已徹底脫胎換骨,明明近在眼前,卻給人一種奇異的虛幻感,仿佛她是從遠古畫卷中走來的神女……而不該存在于污穢的凡塵。

幾乎所有人心中都默默閃過一個念想:或許,僅憑她的仙姿,縱然沒有琉璃心,她也足以成為神后。這世間最極致、最綺麗的神韻,不僅給了龍后神女,還給了她。

“傾月,”月神帝看著她,目光復雜:“云澈,當真就是你曾和我提過的‘先夫’嗎?”

“……是。”夏傾月輕輕頷首。

云澈:“……”

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其他人的所有言語皆可為臆斷,但夏傾月的這一個字,卻是最無可辯駁的承認。

他們所聽到的一切,竟都是真的。

“……”月神帝一時無言,深深的看了云澈一眼。

夏傾月眸光輕轉:“星神帝,可否將婚書還我?”

“呵呵,這本就是你們的東西,自該物歸原主。”星神帝淡淡一笑,手指一推。

婚書輕飄飄的飛至,被夏傾月拿在了手中。

“這是我的事,就由我來解決吧。”夏傾月輕聲道。

月神帝頷首,目光從夏傾月和云澈身上分別掃過,然后說了一句頗為奇怪的話:“若是他,倒是配的上你。”

說完,他已當先退開。

隨著他的手勢,其他人也都連忙后退,很快便退開了一片很大的空白。空白世界中,唯有云澈和夏傾月靜立于中心……以及靜靜浮動在上空的遁月仙宮。

“竟會發生如此之事。”宙天神帝一聲深深的感嘆:“云澈為‘天道之子’,這夏傾月身負琉璃心,更是‘天道之女’,而他們曾為夫妻,也就是來自同一個地方。”

蒼風流云……

“這兩人卻皆非生于神界。那個名為‘海王星’的下界星球,究竟會是何許存在。”

“呵呵,”梵天神帝淡淡而笑:“這段時間,梵天曾遣人遍尋下界,以期找到這個名為‘海王星’的星球。本以為大千世界星辰無盡,尋之如大海撈針,千難萬難。卻沒想到,梵天氣運不錯,倒是真找到了這顆星球。”

“哦?”宙天神帝目光轉過,卻并沒有太多的期待之色。

“一切就如宙天神帝所想,那個‘海王星’是個死星,并無任何生靈。”

“呵呵呵呵,”宙天神帝絲毫沒有意外,反而平和的笑了起來:“云澈是個很聰明的人,又豈會真的泄露自己的出身。他以‘海王星’為幌,是理所應當之舉。倒是你梵天神帝,明知是假,卻依舊不惜花費大量心力探尋,看來,你對云澈確是‘中意’的很啊。”

“哈哈哈哈,”梵天神帝大笑一聲:“若非足夠‘中意’,又豈會甘將影兒嫁給他。”

“神女的意志,怕是你梵天神帝都無法干涉。你欲得云澈為親傳弟子是真,但所謂‘下嫁’,只可能是神女之愿。”宙天神帝目光幽深莫測,封神之戰最后一日,梵帝神界之舉瞞得過其他人,但又豈能瞞得過他:“但以老朽對神女的些許了解,她的‘下嫁’,亦不可能是真心,反倒是一言,為云澈引來了萬千嫉恨,且這些嫉恨遍及整個神界。”

“且任何一個,都遠非云澈所能承受。”

“宙天神帝多慮了。”梵天神帝微笑道。

“云澈受不住,但老朽受得住。”宙天神帝徐徐道,聲音平和,意有所指:“至少這三年之內,誰都別想傷他分毫。至于三年之后,便看他自己的選擇和造化了。”

對于云澈,宙天神帝極為欣賞。所以云澈雖拒絕成為他的親傳弟子,但他依舊愿意全力相護,畢竟,他是東神域的奇跡。

梵天神帝笑而不言。

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的注視下,夏傾月走向了云澈,當她停下腳步時,兩人已離得很近,只有堪堪一步之遙。

兩人也終于四目相對。他們的目光同樣平靜,臉上亦毫無波瀾……但心魂的動蕩,唯有他們自己知曉。

“好久不見了。”夏傾月道,聲音飄渺似夢。

“是啊,好久不見。”云澈點頭。

“你幾乎一變沒變。”

“你卻是變了很多。”

“宗門還好嗎?”她問。

“很好。”

“那就好。”

兩人的每一言、每一語、每一絲神情、每一個眼神,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們曾為夫妻,但他們的言語、情感卻淡漠的像是兩個并無交集的陌路之人。

夏傾月要做什么,接下來又會如何,每個人都清清楚楚。

一方是死而復生,情感無比淡薄的先夫,在東神域初綻鋒芒。

一方,是月神界界王,東域四神帝之一,整個神界、整個世間最高層面的存在。

世上,已經沒有比這更簡單的選擇。

退億萬步講,哪怕夏傾月對云澈真的還有感情,還是至死不渝的那種,此情此景,神帝婚典,她也不可能做出第二個選擇。因為她若終棄這場婚典,毫無疑問會讓月神帝顏面盡失,尊嚴喪盡,讓本可洗去當年月無垢之辱的月神帝承受更大的恥辱,真正成為全天下的大笑柄。

后果,月神帝的雷霆震怒下,她會死,云澈更會死。

她不會、不敢、更不能。

因而,接下來會是夏傾月與云澈就此了結最后的維系,毀去婚書,各自天涯。

沒有任何其他的可能。

“這兩人倒是金童玉女,可惜啊。”古燭難得一聲嘆息。

“古伯,”所有人都在注視著云澈和夏傾月,而千葉影兒的目光卻是在月神帝身上:“你就不覺得,月無涯的反應有些奇怪嗎?面對這種事,會有哪個男人能大度到這種程度?何況還是遭受過月無垢之辱的月無涯。”

古燭:“……”

“八年多了,沒有想到,再次見到你,會是在這里。”云澈道。

“我也沒有想到。”

兩人之間的言語依舊無波無瀾,無喜無悲。

“你一直在月神界嗎?”

“嗯,從未離開過。你呢?又是什么時候來的這里?”

“三年前,基本都在吟雪界。”

“神界很大,東神域只是其中一方神域。有沒有去其他的神域看看?”

“沒有。”云澈回答。

“我也沒有。既然如此……”夏傾月忽然伸出手來,牽在了云澈的手上。

“……”云澈瞬間怔然之時,耳邊傳來夏傾月似夢似幻的聲音:“那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仙音猶在耳邊,云澈已被夏傾月帶起,化作一道驟閃的流光,消失在了遁月仙宮的光幕之上。

遁月仙宮玄光釋放,卷動著浩瀚的氣流遠遠而去,只一瞬間,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1283章 遁月,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節無彈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書友QQ群:597298047
標題:第1283章 遁月   地址:http://www.rglkjs.tw/1417.html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