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第1595章 斷命金痕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十五卷 萬念成魔 - 第1595章 斷命金痕

書名:逆天邪神  目錄:第十五卷 萬念成魔  作者:火星引力

親愛的逆天邪神讀者,由于百/度/轉/碼問題,您需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rglkjs.tw 中間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節,記住了嗎?

神虛道人也死了。

荒天龍主和神虛道人,這兩個至尊神主之下堪稱無敵,于任何一個上位星界都有著崇高地位的巔峰神君,在云澈的劍下如爛白菜般接連被粉碎橫死。

且死的沒有丁點的神君尊嚴。

“完……完了。”云霆癱坐在地,眼神空洞,失聲呢喃。

千荒神教是焚月王界對他們“罪族”制裁的執行者,天罡云族凋零如今,是拜千荒神教所賜。但偏偏,千荒神教又是他們最不能觸怒之人。

神虛道人是千荒神教之人,還是總護法,在千荒神教的地位,足以列入前五!

他死在天罡云族……就算不是他們一族所殺,千荒神教也必定遷怒。

雖然本就希望渺茫,但如此一來,滅族之難,是真的一點僥幸,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云霆后方的云氏眾人也全都焉了下去,臉上唯有灰白的絕望。

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敢斥罵云澈……連直視他都不敢。

到了神君這等境界,除非有不共戴天之仇,否則斷不至于死斗。而他……幾句言語不合,便將對方直接置入死無葬身之地。

他們一生,都未曾見過如此可怕,如此狠絕,如此殘暴的人。

慘剩的荒天魔龍和九曜天宮的人在后退,他們退的很慢,很安靜,步步顫栗,步步瑟縮,仿佛唯恐動靜大一點,便驚動到這個連神虛道人這等手可橫天的大人物都一腳踩死的可怕瘋子。

而云澈卻在這時忽然定在那里。

他的目光落在了腳下,那殘留的緋紅神炎在無聲焚滅著大地,而緋紅神炎的邊緣,似乎覆著一層若有若無的黑芒,氣息,亦和他到來北神域前所融合的緋紅炎有微妙的不同。

“……”神情定格,云澈的眼眸深處閃起道道異芒。

一簇漆黑的火焰,從他的魂海深處一晃而過。

砰!!

地面在這時忽然炸開,滿身是血的九曜天尊從地下破土而出,卻不是亡命逃離,而是直撲千葉影兒……準確的說,是她腳邊的云裳。

他早就可以出來,但被云澈驚破膽的他,在現身的神虛道人穩住云澈前很聰明的選擇龜縮。

本以為神虛道人報上千荒神教之名,云澈天大的膽子也絕不敢再造次。但讓他做夢都沒想到的是,云澈居然直接把神虛道人給斃了!

一萬個MMP都形容不了九曜天尊的心情。

身份背景驚人的神虛尊者到了最后都像狗一樣求饒了,還是被他毫無余地的一腳踩死,又有什么理由不殺他!

他懼中生智,忽然想到在第一眼看到云澈時,他懷中抱著一個昏迷的少女。

云澈下手殘暴陰狠,但和荒天龍主第一個照面的交手,卻是全力的抵御,完全卸掉荒天龍主所有力量后才將之反傷,顯然是怕傷到那個少女!

這個念想,無疑是絕境之下的一抹曙光。他以最快的速度爆竄而出,直撲云裳……將這個昏迷中的女孩劫持,是他活著離開的唯一希望。

至于云裳身邊的千葉影兒,則直接被他無視!

身為巔峰神君,怎可能將一個釋放著神王氣息的女子放在眼中。

忽然的響動,讓周圍頓起驚聲。但這一幕太過突然,九曜天尊的速度又實在太快,云氏族人就算想要阻攔,也根本無法做到。

而云澈……他依然在看著自己腳下不肯熄滅的緋紅神炎,毫無反應,不知在想著什么。

千葉影兒有了動作,她玉手一抓,以玄氣帶起云裳,然后向側方遁去。但她本就倉皇失措的動作,在九曜天尊的氣場壓制下變得格外艱澀,才剛剛移身,便已搖搖欲墜。

一個小小神王想從他氣息鎖定下將人帶走,無疑是癡人說夢。他一聲低吼,看都不看千葉影兒一眼,手掌抓出,一股玄氣直卷而出,欲將云裳直接吸入手中。

而就在他出手的那一剎那,他眼前忽然一恍。千葉影兒和云裳竟瞬間擺脫了他的氣息和靈覺,完全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與此同時,他的耳邊,隱約傳來一絲若有若無,似輕掠,又似割裂的聲響。

千葉影兒的身影無比詭異的出現在了九曜天尊的后方,一道金芒如細長的金蛇纏繞回她纖柔到讓人驚嘆的腰間。

云裳則被遠遠的甩出,頗重的摔落在地,在一聲很輕的痛吟中悠悠醒轉。

九曜天尊的身勢繼續向前,他想要停身轉首,但無論頭顱、軀體都忽然變得不受控制,視線也忽然變得飄忽……直至模糊成一片灰白。

視線中最后的畫面,是自己整齊斷裂的軀體,以及斷口處那細長而耀眼的金痕。

砰……

九曜天尊的軀體沿著七道金痕齊齊整整的斷成八段,散落在地,然后在玄氣引發的混亂風旋中如滾地葫蘆般四處翻滾。

噗通!

云氏族人剛剛才站起的雙膝又一下子跪了回去。

他們嘴巴大張,但喉嚨像是被什么無形之物死死的掐住,發不出一絲的聲音。

九曜天尊……死……死了!?

一瞬……

短到連死前嚎叫都來不及發出的一瞬!

云澈在這時抬頭,他看著千葉影兒,眼底晃過一抹危險的寒芒。

千葉影兒的實力極致,他無比的清楚。

以她如今十級神君的修為,若和九曜天尊正面交手,魔帝血脈的壓制下,她的確能勝,但會勝的相當不易。

但,九曜天尊卻是被千葉影兒一瞬碎體,剎那斃命。

逆淵石的作用是更改氣息,她卻以之完美惑敵;

曾立于神主巔峰,她對神君玄氣的駕馭無疑達到極致。這一點在正面交戰時或許還不會那么明顯,但若論瞬間爆發,那絕非同級神君可比;

再加上與她靈魂相連的梵金軟劍“神諭”……

當這一切完美結合,同等層面的實力,卻在她手中輕易形成了瞬殺。

這就是千葉影兒最可怕的地方!

也是他一直刻意壓制千葉影兒的恢復,絕不讓她超越自己的最大原因。

而隨著千葉影兒的出手,她的玄氣也在同一個時刻暴露,云霆呢喃出聲:“巔峰……神君……”

云澈的目光在這時從千葉影兒身上移開,快速落在了云裳身上,然后腳下一動,直接瞬身至云裳身邊,輕輕托起她上身,依在自己懷中。

云裳的眼睫輕動,雙眸噙著淚珠,霧朦朦的看著云澈:“前輩……我……我……”

聲微如絮,淚珠在不停的滑落。玄力一夕盡廢,任何玄者都無法承受這樣的重挫,何況她只有十六歲,還被寄予那么高的期望與未來。

“裳兒……醒了。”云霆遠遠的看著,呢喃著,依舊失魂落魄。

“族長,”眾長老、族人都圍了過來,腳步無力,面色灰暗:“我們該怎么辦……怎么辦……”

云霆無法回答,他站起身來,拖著無比酥軟的腳步走向云澈和云裳……經過千葉影兒身側時,他感覺全身明顯冷了一下。

“裳兒,”云霆垂首,現在的他已毫無族長之態,只是一個蒼老而黯然的老人:“是我們……對不起你……”

“滾……遠……點!”

云澈身體未動,衣袍微鼓。

呼!!

一陣暴風卷起,將云霆和所有靠近的云氏族人全部轟開。他沒轉目去看云氏族人一眼,也沒去理會開始亡命潰逃的荒天魔龍與九曜天宮的人,他的手掌按下,在云裳的胸口緩慢劃著一個奇異的軌跡,以生命神跡繼續治愈她的創傷。

云裳的內傷已經平穩,破碎的玄脈,云澈也可用生命神跡恢復。但修為卻是完完全全的廢了,只能再從初玄境重新修煉……沒有任何轉機。

“前輩……你真的……回來救我了……”她的聲音很綿很輕,如夢中囈語。

“不要說話。”云澈用同樣輕的聲音道,他的手指點在了云裳的眉心:“好好睡一覺,醒來后……就一切都好了。”

“可以……答應我一個……任性的請求嗎?”

云澈:“……”

“不要……傷害我的族人……”她看著云澈,淚盈盈的哀求:“他們……不是……故意的……”

虛弱輕軟的聲音,卻隨著冷風傳入到了每一個云氏族人的耳中。云霆、云翔、眾長老均深深的垂下頭,全身發抖,愧恨欲死。

云澈點在云裳眉心的手指白芒微閃,頓時,云裳眼眸閉合,意識沉寂,深深的睡了過去。

他們為云裳煉化圣云古丹,是宗門處境下的過激舉動,確無害云裳之心,相反,從宗門未來的方面講,他們是最不希望云裳受到傷害的人。

這一點,云澈相信。

但,云裳并不知道的是,在她重創昏迷后,云霆等人最先做的不是全力護住她的性命,而是為了保留與轉移她的紫色玄罡,選擇直接舍棄她的生命。

甚至,在血移禁術下,她將死的無比凄慘。

抱起云裳,云澈走回了他這段時間所居的房間,千葉影兒隨于身后,將房門閉合。

一切歸于無聲,眾云氏族人,無論站立、癱跪還是伏地,全都靜止于原地,久久失魂落魄。

……

無形的結界隔絕著外界一切的聲音,就算沒有結界,云氏族人也斷無一人敢接近此處。

數個時辰過去,云澈的手終于從云裳身上移開。

云裳安靜的睡著,身上蒙著一層神圣而又夢幻的光明玄光。光明玄力本是黑暗玄者最懼之物,但在云澈的手下,卻唯有奇跡般的治愈,而沒有任何的損傷。

內傷平復,破碎的玄脈也已新生。但,無人可以預料與治愈她內心的傷痕。

一直閉目養神的千葉影兒睜開眼眸,第一句話便是冷嘲:“被族人害成這個樣子,恢復意識的第一個意念卻是保護那些害她的族人……真是天真可笑。”

“至少她還可以天真。”云澈緩緩道:“而我們,連天真的資格都沒有。”

“……”千葉影兒呼吸停滯,數息之后,才道:“你準備什么時候離開這里?不會又想留下來了吧?”

“現在就走。”云澈道。

“很好。”千葉影兒向前,直接拉過云澈的手腕:“走!”

忽的,她又一下子意識到了什么,一把將云澈的手腕甩開:“趕緊走!既然知道沒資格天真,從一開始,就不該留在這里。”

“哼!”云澈冷哼一聲,手臂一揮,已將結界抹去。

他剛要抬步,身后,傳來一聲少女的輕喃:

“爹……爹……”

雙腳定住,云澈仰頭,幽幽吐了一口氣,終是轉過身來,來到床邊。

雖然昏迷了很久,但她睡的并不安穩,眼睫一直在不斷的顫抖著。云澈伸出手指,輕輕抹去她嫩顏上的一抹晶瑩。

手指帶著淚痕從她的臉上移開,也是在這時,她悠悠的睜開了眼睛。

“前……輩。”她怔怔看著云澈,星眸迷離,似乎還沒有完全從夢境中醒來。

“云裳,”云澈面露微笑,輕輕的道:“我要走了。”

她不是云無心,卻總讓他想到自己的女兒。

他想要離開,想要擺脫……卻又不忍擺脫。

但再怎么不忍,他都必須離開。夢總是虛假的,他沒有沉溺的資格。

出乎他的意料,聽著他的話,云裳沒有激動,沒有慌亂,沒有悲傷,唯有眸中又多了一層朦朧的水霧,她輕輕道:“前輩,無論你要去哪里,將來做什么,都一定要平安……”

“嗯。”云澈點頭,他看著少女的眼睛,以溫和又認真的口吻道:“云裳,人的一生,總會伴隨著無數的挫折與灰暗。軟弱的人,會就此沉淪,而堅強的人,卻可以將其撕碎,重見曙光。”

千葉影兒撇了撇唇,一臉不屑。

“做一個堅強的人。”云澈道:“沒有了玄力,可以再重新修煉,去變得比以前更強;沒有了父親……那就讓自己變得比父親更加可以依靠,讓他在天堂可以更加的安心與欣慰,好嗎?”

“幼稚。”千葉影兒愈加不屑。

“好。”云裳唇瓣開合。云澈的安慰明明很蒼白無力,但她卻很認真的答應,她盈淚的水眸一眨不眨的看著云澈:“我會聽前輩的話。失去了爹爹,身為女兒,要更加的堅強。”

“失去了女兒的爹爹,也要更加……更加的堅強,對嗎?”

“……”云澈全身一栗,他看著女孩無垢的眼眸,明明被殘滅,明明被黑暗吞噬的情感竟瘋狂的悸動、顫抖。

他猛的轉頭,死死咬牙,但身體的顫抖卻怎么都無法停止……終于,他又猛的背過身:“千影……走!”

云澈幾乎是逃一般的離開,無論腳步、呼吸,都是那么的混亂。

千葉影兒跟在云澈的身后,離開前,她螓首轉過,看了云裳一眼……這一次,她的眸光中不再完全是冷漠,而是多了一抹她自己都沒有發覺的復雜。

“前輩……”看著被掩上的房門,云澈的影子,卻依舊那么清晰的印在朦朧的視線中,她夢囈般低語著:“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等我長大……找到你的時候……希望你的笑……不要再那么悲傷……”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1595章 斷命金痕,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節無彈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書友QQ群:597298047

下一篇  第1596章 了結

標題:第1595章 斷命金痕   地址:http://www.rglkjs.tw/3089.html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